天才AI

马斯克的人形机器人

发布时间:2022年11月03日 来源:本文作者:万户 版式设计:而漪 作者:本文作者:万户 版式设计:而漪 浏览量:142

图片

这个长假,马斯克有点忙。

北京时间10月1日,特斯拉在美国加州帕罗奥图举办2022 AI Day活动。万众瞩目之下,随着舞台装置门打开,代号擎天柱的特斯拉机器人原型缓步上台,向现场的观众挥手,还模仿了一段马斯克的尬舞,生动上演科技与狠活。

10月4日,擎天柱的热搜座位还没捂热,马斯克突然在网上发表了所谓停止俄乌冲突的“和平计划”,引来包括泽连斯基在内的乌克兰官方猛烈抨击。在推文发布一小时后,乌克兰驻德大使梅尔尼克对他表达了措辞异常强烈的回复:“滚”!

与此同时,美股10月迎来开门红。10月3日,美国三大股指全线大涨,但特斯拉股价逆市大跌8.6%,创近四个月最大单日跌幅,单日市值蒸发逾5000亿元人民币。

10月5日,据路透社报道,马斯克提议继续以他最初提出的44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推特。突然的变卦瞬间改写了剧情,美股闻风而动。社交媒体巨头推特截至收盘,报收52美元,日内大涨达22.24%,其总市值达到398亿美元。

图片

印象中,上一位能如此任性地一条推特、一次变卦就搅动世界金融市场的,还是特朗普。

但政客的事业生涯有限,科技狂人马斯克的彪悍传奇人生,依然有无限的想象空间。

1

硅谷钢铁侠的彪悍传奇人生

替人类仰望星空

1971年,马斯克出生在一个富裕的南非家庭。

生父是英荷混血,在30岁之前就实现了财富自由,坐拥百万财富;母亲则是一名加拿大模特、演说家,兼职作家、营养师。

12岁,马斯克便以自主设计研发的一款电子游戏赚得了人生第一桶金;21岁,依靠奖学金转入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攻读经济学,后又拿到物理学学位;1995年,24岁的马斯克进入斯坦福大学攻读材料科学和应用物理博士课程,但在入学后的第二天,他决定离开学校,开始创业。

图片

家里有矿、多国混血、三国国籍、名校双学位、天才弃学……到此,是爽文剧情。

爽文写不出的,才是马斯克后来的开挂人生——

创办美国版“支付宝”,并亲手卖了它;把发射火箭的成本“李佳琦式”地打了下来,并它们统统收回来;“星链计划”一步步霸占鲸吞地球几乎全部有价值的中低卫星轨道;造出世界上最酷的电动车,向全世界公开专利,并“不务正业”地玩起人工智能;建立Neuralink Corp.公司,尝试连接人脑与计算机……

马斯克的每一个行业抉择,每一次科技进军,似乎都像人类进化过程中狂飙突进的一步。

其中最引人遐想的,或许就是Space X的火星移民项目。

马斯克在年少时就有一个梦想:在火星上种一朵玫瑰。

图片

这宇宙级别的浪漫,就是Space X诞生的原因。

痴迷太空的马斯克曾经满怀期待地在NASA官网搜寻火星探索的项目,但结果却大失所望。彼时,已是亿万富翁的他萌生了“我行我上”的念头。

马斯克担心人类已经在蝇营狗苟的日常生活中盘桓过久,丧失了探索未知太空的雄心壮志,所以按照他的个性,人类应该做而没有人做的伟大事业,舍我其谁。

毋庸置疑,如果要在我们这个平行宇宙选出一位“钢铁侠”,马斯克说第二,没人敢称第一。

不仅仅是因为他足够富有,或是走在人类科技的最前沿,更在于他以一己之力突破了国家、种族、阶级的限制,最大限度地放飞想象力,为人类突破位置的边界。而这种突破,并不是为了一国一地一个政权一家公司的私利,而是为了人类最纯真的梦想。

图片

2

爽文男主也在用行动阐释

“能力越大,责任越大”

但是,正如每位超级英雄都有灰暗的过去,马斯克虽然家境殷实,但爱折腾的他注定无法享受一帆风顺的人生,甚至多次把自己逼到破产边缘;时至今日,也还不断有质疑和猛烈的批判将矛头对准这位现实版的托尼·史塔克。

马斯克从不甘示弱,他有时确实会夸下无法实现的海口,但更多时候,比如这一次,他用实际行动阐释了“能力越大,责任越大”的超级英雄法则。

梦想谁都有,但是埋头苦干是时代的稀缺品。马斯克他实干了,九死一生地干了,用有限的一生干了好多事情。

最近一次,马斯克用实干打肿所有质疑者脸的例子,便是10月1日的特斯拉AI day。

图片

自从去年马斯克宣布特斯拉要研究AI以来,机器人赛道就成为A股最火的板块之一。

资本相信,人形机器人赛道就像当年押宝“蔚小理”(蔚来、小鹏、理想),是一个未来的大风口。

但其实,人形机器人的研发领域早已有珠玉在前。

图片

Atlas人形机器人

波士顿动力公司研发的Atlas人形机器人,身高近1.5米,体重近75千克,像人一样有头部、躯干和四肢,“双眼”是两个立体传感器,它由液压驱动,拥有强大的负载能力,能够完成后空翻、跳跃等高难度动作。

图片

仿人机器人ASIMO

日本本田技研工业株式会社研制的仿人机器人ASIMO拥有灵活的手指和类人的行动能力,能够完成开水瓶、倒水等精细动作。而且,这还是世纪初的事情。

但是,当人工智能、机械制造、芯片、网络、电池等机器人相关产业链技术越来越发达,看起来越来越接近“奇点”的时候,像波士顿动力这样的公司却几经转手,而ASIMO也逐渐被时代淘汰。

为什么?

因为,在一般资本眼里,人形机器人几乎看不到盈利的可能。

但是,马斯克还是看到了。

图片

或者说,他愿意去看,用另一种更远大的视野去看。

哪怕Atlas和ASIMO经历了它们的辉煌与衰落,马斯克还是带着他的Tesla Bot Optimus来了。

只不过,这款被寄予厚望的机器人,并没有展现出更多的过人之处——从直观上来看,它没有跑酷,也没有翻跟头,甚至还没有安装外壳。

但需要注意的是,Tesla Bot Optimus是一台仅开发了6-8个月的工程样机。

尽管如此,其中诸多细节已经让人耳目一新。

图片

从外观与运动能力来看,Optimus的关节采用类人设计,并搭配算法进行力控;Optimus的机械手有6个执行器和11个自由度,搭载了能够驱动手指并进行感知的触觉传感器,能够抓起20磅的包,并可以使用工具。

但既然是人工智能,Optimus真正的亮点自然在于“智能”,这也是与特斯拉作为全球智能电动车龙头的业务相串联之处。

首先,Optimus的视觉深度学习模型与特斯拉电车师出同门。

视觉深度学习模型应用了特斯拉的激光雷达、神经网络架构、AI算法等领先技术,这些技术在未来与Optimus的结合可谓前途无量。

图片

AI Day的短片中,就已经展示了Optimus的浇花和搬运物品场景,其中就有视觉分割等视觉深度学习模型的演示。

其次,特斯拉拥有强大的Dojo神经网络处理单元和Dojo超级计算机。

早在 2021 年特斯拉AI Day上,特斯拉就已经公布了Dojo。

通俗地说,可以把Dojo理解为一个特斯拉自己定制超级计算平台。在特斯拉自研D1芯片的加持下,只需四个Dojo机柜就能取代由4000个GPU组成的72个GPU机架。

最直观地讲,Dojo从字面意义上实现了“事半功倍”。

而特斯拉惊人的迭代开发速度,不免引人遐想——电驱型全尺寸人形机器人究竟有多么无限的可能。

图片

如果以上种种偏于专业晦涩,不够激动人心,那么马斯克宣布该产品未来售价将在2万美元左右——十来万人民币就真的能搞到一台智能机器人!这确实是曾经小学作文中“未来的世界”梦想的场景。

而早在20年前,马斯克就立下了自己的梦想:可持续发展能源、互联网、太空探索、人工智能、人类遗传学。

他说:“我们失败的可能性非常大,可是我还是要坚持最初的理想。”

马斯克仍然在用自己的梦想和热情,不断挑战科技与商业的边界。

图片

3

中国或许不需要马斯克

但需要马斯克的大脑

造神,并不会带来社会的进步与繁荣。

但辽阔的思想会,也只有辽阔的思想会。

马斯克的成功不可复制,但是他的远见、野心、格局,他的创造性思维,他敢为人先的态度、不断求索的精神,或许对各种社会与制度都有着启发意义,值得企业与个人借鉴学习。

或许会有人称他为骗子、妄人、叛国者、邪恶资本家,但是似乎很少有人把“土豪”这样的帽子戴着马斯克的头上。

马斯克或许是疯狂的,但他从来不愚蠢,而且,在他的身上,有一种孩童般的天真。

图片

在信用卡已经养成了用户消费习惯的社会,个人信誉与信用卡已然捆绑,你敢不敢投资做网络支付?马斯克敢。

项目大获成功,引领一代风潮,跻身亿万富豪,你还敢不敢投身到汽车这个早已是夕阳产业的传统领域?马斯克敢。

当你用技术颠覆了汽车市场,建立了新的行业规范和开发模式,你已是众星拱月的科技霸主、富豪榜上的新贵,你敢不敢投身到天马行空的太空行业?马斯克敢。

投身太空行业,但发射火箭就等于烧钱,几百万、几千万的美金只换来一场烟花秀,你能不能扛住压力,笑着说:炸得好,我们取得了要的数据?马斯克敢。

这不只是勇敢。

图片

如果勇敢成功一次,那或许是一腔孤勇的幸运;但每一次勇敢都卓有成效、推动乃至改变整个行业的发展,我们把这种勇敢称为远见和魄力。

作为马斯克最知名的“信徒”之一,雷军直言:“他做的事,我们想都不敢想。”

但是雷军说谎了,他不仅想了,而且也做了。

2022年8月11日晚,小米预热多时的“2022年雷军年度演讲兼秋季新品发布会”在线上召开。作为发布会的重头戏,人形智能机器人CyberOne一登场就引爆全场。

图片

“雷斯克”似乎也在以自己的行动回应那个问题:

中国会有马斯克吗?

在2019 世界人工智能大会(WAIC)上,二马会谈(马云&马斯克)已经为这个问题埋下了草蛇灰线。

在会议上,当马斯克畅想未来科技、人工智能,马云却直言对他的科技愿景十分惊讶:“我不是搞高科技的人,我是讲生活的,我觉得 AI 能够给全世界,给社会打开一个新的篇章,让大家更好的理解自己,而不是完全理解外部的世界。”

与会结束,有批评觉得马云“格局小了”。

更有批评的声音说:“一个把目光看向太空,一个把目光看向菜篮子。”

但,真是如此吗?不一定。

图片

就像曾有影评将《流浪地球》与西方科幻片对比:中国人是把地球带走,而美国人是换个地方继续生活,这背后,是中美文化的差异;将它类比在商业与技术上则要复杂得多,这背后更有历史、国力、工业结构、政策环境、国民信仰等诸多因素的影响。

见贤思齐焉,见不贤而内自省也。

中国或许不需要马斯克,但中国一定需要马斯克的大脑。

中国新四大发明“高速铁路、扫码支付、共享单车和网络购物”为国民带来了前所未有的便捷生活,常引得海外邦邻投来羡艳目光。

图片

但同时,我们也要看到共享单车的巨型坟墓堆积在大城市的角落,要看到人民日报也曾锐评互联网大厂下场卖菜:“别只惦记着几捆白菜,科技创新的星辰大海更令人心潮澎湃。”

我们也应看到马斯克这样的企业家、追梦者,在一次次探寻现有技术的痛点,利用颠覆性的思维一遍遍追求突破,将复杂的物理概念与商业计划相结合,为全球无数的科技型企业树立了一个依靠技术突破站上巅峰的标杆。

图片

在纪录片《回到太空》的结尾,马斯克说:

“重要的是要意识到,进步并不是必然的,当人们认为技术会自动改进时,那他们就错了,技术不会自动改进,如果你看看像古埃及这样的伟大文明,看到他们之前能够建造金字塔,但他们现在忘记了如何去做,还有罗马,他们之前建造了那些令人难以置信的沟渠,但他们忘记如何去做了。”

“1969年,我们能够把人送上月球,然后我们忘记如何去做了,机会之窗现在敞开着,但我们不能指望它能敞开很久,我们需要趁那扇窗还开着的时候好好加以利用。”

虽然这段话是建立在技术的角度上,可却同样精准凌厉地点出了人类文明发展的运动态势,更警醒着我们当下所处的位置。

线性进步可能是一种幻像,人类也可能一遍一遍地回到重蹈覆辙的十字路口。

图片

但是就像奥斯卡·王尔德所说:“我们都生活在阴沟里,但总有人仰望星空。”在历史的十字路口,在个人际遇的分岔路,或许没有绝对正确的选择,但是保持孩童般的想象力、不灭的激情与创造的勇气,会让我们与头顶璀璨的星空更近一步。

免责声明:本文来自本文作者:万户 版式设计:而漪客户端,不代表超天才网的观点和立场。文章及图片来源网络,版权归作者所有,如有投诉请联系删除。

0 0 0

游客 游客

这位投稿者太神秘了,什么都没留下~

超天才网©2017 www.supergenius.cn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09005826号 京ICP证130304号

联系我们| 加入我们| 法律声明| 关于我们| 评论互动

超天才网©2013-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09005826号 京ICP证130304号

关注我们: